一个企业其兴衰成败往往由领导者决定

第一是领导者个人的超凡魅力。这种特质究竟是有益还是有害不可一概而论。在20世纪登场的众多超凡魅力型的领导人,大都能够宣扬伟大理想并赢得了民众的狂热支持,但是这一类领导者却往往都以失败告终。

古巴的领导者卡斯特罗,在20世纪60年代曾是一颗光辉夺目的政治明星,然而古巴现今的实际状况却根本无法满足人们当初的期待。当年那些狂热支持卡斯特罗的日本年轻人如今都已经进入耄耋之年,我相信他们对古巴的现实都会感到失望。今后在探讨领导者的超凡魅力特性时,需要充分注意到当年理想主义时代的弊端。

02

第二是理念诉诸的能力。现在这样一个从大规模生产模式的工业社会向知识生产社会转变的混沌时代,领导者是否能够明确理念并向大众诉说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能力。

令人遗憾的是,当今政坛却难以寻到具备这种能力的人,现在的政治家要么本身没有任何理念,要么缺乏将自身理念有效地向外进行诉说的能力,或者由于某些原因不愿意去诉说。总之,当今政坛无外乎这三种情况。

03

第三是要具备先见性思想。在变化激荡的当今世界,具备先见性思想的领导者尤其不可或缺。

然而要想具备思想先见性却又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越是领导者越难具备这种能力。

这是因为领导者获得的信息基本上都是公文化的,不再是事先预测性的信息,而是事后说明型的信息。

04

第四是气概与决心,也就是所谓的勇气。我认为这是领导者最重要的一项素质。

震后日本完全抛弃了武士精神,武士文化丧失殆尽,正是这个原因我才坚信,今后百年间军国主义是根本不可能在日本复活的。

武士的美德、气概以及决心也随之散尽。当今日本,胆怯反而被认作是谨慎沉稳。

05

第五是面对问题,也不会惊慌失措的“特氟龙”性。“特氟龙”性是评价美国前总统里根时用过的一个说法。即便是身处伊朗门事件那样的危机时,里根总统也没有遭到多少外界的非难,他被形容是特氟龙平底锅那样不会焦躁的总统。

我们现在需要的正是像里根总统这样的政治家,不具备他那种特性的话,就有可能常常为细小事情而感到恐惧,无法确保自身的气概与决心,最终只能做出一些含糊的决定。

06

第六是健康。日本历史上的领导者最具个性的当属织田信长,他在被害于本能寺之前一直都拥有健康的体魄。织田信长毕生都保持着极大的工作强度,几乎没有生过任何病,对领导者而言,健康的身体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素质。

要想保持身体健康,一个极其重要的先决条件就是对领导者这份工作要具备热情。

如果喜欢领导者这份工作,那么不管如何忙碌都不会感到辛劳,都能够保持健康。

本文摘自《对话稻盛和夫:领导者的资质》

每天诵读项精进:《大只》P113-114

①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努力钻研,比谁都刻苦。而且锲而不舍,持续不断,精益求精。有闲工夫发牢骚,不如前进一步,哪怕只是一寸,努力向上提升; ②谦虚戒骄。“谦受益”是中国的古话,意思是谦虚之心唤来幸福,还能净化灵魂; ③天天反省。每天检点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是不是自私自利,有没有卑怯的举止,自我反省,有错即改; ④活着就要感谢。活着就已经是幸福,培育感恩之心,滴水之恩也不忘相报; ⑤积善行、思利他。“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行善利他,言行之间留意关爱别人。行善积德有好报; ⑥不要有感性的烦恼。不要老是忿忿不平,不要让忧愁支配自己的情绪,不要烦恼焦躁。为此,要全力以赴、全神贯注投入工作,以免事后懊悔。

我经常将这“六项精进”挂在嘴上,提醒自己实行。虽然字面上平凡之极,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必须一点一滴去实践,融入每天的生活之中。不是把这些道理当成摆设,关键是在日常生活中贯彻落实。

第一是领导者个人的超凡魅力。这种特质究竟是有益还是有害不可一概而论。在20世纪登场的众多超凡魅力型的领导人,大都能够宣扬伟大理想并赢得了民众的狂热支持,但是这一类领导者却往往都以失败告终。

古巴的领导者卡斯特罗,在20世纪60年代曾是一颗光辉夺目的政治明星,然而古巴现今的实际状况却根本无法满足人们当初的期待。当年那些狂热支持卡斯特罗的日本年轻人如今都已经进入耄耋之年,我相信他们对古巴的现实都会感到失望。今后在探讨领导者的超凡魅力特性时,需要充分注意到当年理想主义时代的弊端。

02

第二是理念诉诸的能力。现在这样一个从大规模生产模式的工业社会向知识生产社会转变的混沌时第一是领导者个人的超凡魅力。这种特质究竟是有益还是有害不可一概而论。在20世纪登场的众多超凡魅力型的领导人,大都能够宣扬伟大理想并赢得了民众的狂热支持,但是这一类领导者却往往都以失败告终。

古巴的领导者卡斯特罗,在20世纪60年代曾是一颗光辉夺目的政治明星,然而古巴现今的实际状况却根本无法满足人们当初的期待。当年那些狂热支持卡斯特罗的日本年轻人如今都已经进入耄耋之年,我相信他们对古巴的现实都会感到失望。今后在探讨领导者的超凡魅力特性时,需要充分注意到当年理想主义时代的弊端。

02

第二是理念诉诸的能力。现在这样一个从大规模生产模式的工业社会向知识生产社会转变的混沌时代,领导者是否能够明确理念并向大众诉说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能力。

令人遗憾的是,当今政坛却难以寻到具备这种能力的人,现在的政治家要么本身没有任何理念,要么缺乏将自身理念有效地向外进行诉说的能力,或者由于某些原因不愿意去诉说。总之,当今政坛无外乎这三种情况。

03

第三是要具备先见性思想。在变化激荡的当今世界,具备先见性思想的领导者尤其不可或缺。

然而要想具备思想先见性却又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越是领导者越难具备这种能力。

这是因为领导者获得的信息基本上都是公文化的,不再是事先预测性的信息,而是事后说明型的信息。

04

第四是气概与决心,也就是所谓的勇气。我认为这是领导者最重要的一项素质。

震后日本完全抛弃了武士精神,武士文化丧失殆尽,正是这个原因我才坚信,今后百年间军国主义是根本不可能在日本复活的。

武士的美德、气概以及决心也随之散尽。当今日本,胆怯反而被认作是谨慎沉稳。

05

第五是面对问题,也不会惊慌失措的“特氟龙”性。“特氟龙”性是评价美国前总统里根时用过的一个说法。即便是身处伊朗门事件那样的危机时,里根总统也没有遭到多少外界的非难,他被形容是特氟龙平底锅那样不会焦躁的总统。

我们现在需要的正是像里根总统这样的政治家,不具备他那种特性的话,就有可能常常为细小事情而感到恐惧,无法确保自身的气概与决心,最终只能做出一些含糊的决定。

06

第六是健康。日本历史上的领导者最具个性的当属织田信长,他在被害于本能寺之前一直都拥有健康的体魄。织田信长毕生都保持着极大的工作强度,几乎没有生过任何病,对领导者而言,健康的身体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素质。

要想保持身体健康,一个极其重要的先决条件就是对领导者这份工作要具备热情。

如果喜欢领导者这份工作,那么不管如何忙碌都不会感到辛劳,都能够保持健康。

本文摘自《对话稻盛和夫:领导者的资质》

每天诵读项精进:《大只》P113-114

①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努力钻研,比谁都刻苦。而且锲而不舍,持续不断,精益求精。有闲工夫发牢骚,不如前进一步,哪怕只是一寸,努力向上提升; ②谦虚戒骄。“谦受益”是中国的古话,意思是谦虚之心唤来幸福,还能净化灵魂; ③天天反省。每天检点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是不是自私自利,有没有卑怯的举止,自我反省,有错即改; ④活着就要感谢。活着就已经是幸福,培育感恩之心,滴水之恩也不忘相报; ⑤积善行、思利他。“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行善利他,言行之间留意关爱别人。行善积德有好报; ⑥不要有感性的烦恼。不要老是忿忿不平,不要让忧愁支配自己的情绪,不要烦恼焦躁。为此,要全力以赴、全神贯注投入工作,以免事后懊悔。

我经常将这“六项精进”挂在嘴上,提醒自己实行。虽然字面上平凡之极,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必须一点一滴去实践,融入每天的生活之中。不是把这些道理当成摆设,关键是在日常生活中贯彻落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